緣起

 

建院百年是歷史回顧,更是生命傳承。

致德圖書館在百年院慶舉辦『建院百年,百年圖書』老圖書展,是對歷史的回顧與反省,更是對未來的期許與惕勵。

國防醫學院的百年歷史,起自清朝末年,經歷民初軍閥內亂,八年對日抗戰,民國三十八年遷台至今。圖書館發展歷史承此脈絡,發軔於清末,成長在內亂及抗戰飄搖年代,民國三十八年遷台才生根茁壯。過去的戰亂流離,民國三十六年以前全校大搬遷超過五次以上的歷史,使圖書館相關檔案皆付諸闕如,90年的今日,我們在無意中發現了圖書館許多老書及老書館藏章中,正默默記載著過去年代的辛酸血淚史,感動之餘,值此建院百年之際,特別整理出其中代表性資料,以誌之;另外我們也把過去各時期圖書館專用藏書票與重要圖書館館舍平面圖及照片一併整理出來,以為紀念與慶賀,與『展望過去,放眼未來』。

因為偶然機會與教育長沈上校建業談起,百年校慶圖書館也許可以印製藏書票以資慶賀,他極表贊成。於是開始在圖書館書庫中找起藏書票,在尋找過程中發現1940年以前許多老書的書名頁常常蓋有種類煩多的館藏章與諸多註記,這些記號讓我們疑惑不已,於是引發另外好奇心,想把這些註記弄明白

JAMA是本館最老西文期刊,便由這著手開始翻閱每本書的書皮,希望可以找出一些線索,除此又在二樓圖書書庫一本一本翻閱 1940年代以前老書,翻了之後,查閱過程中竟然發現這些各種註記,應與大陸時期的國防醫學院發展歷史息息相關(目前最早資料已可追溯到民前時期北洋軍醫學堂的圖書),於是請問本館最資深館員高雲霞小姐,經她引介找到目前八十歲的曹培階先生,他仍健在,這真是令人興奮的事。

曹先生在民國三十四年即在上海江灣時期的圖書館任職,到台灣依舊在圖書館直到民國六十年退休。我們請老先生幫忙指認與辨別一些記號,有部份他已不復記憶,但他告訴我們上海江灣撤退台灣約載來四十箱圖書,並繪製出上海江灣時期圖書館的平面圖(面積約六十坪) ,但初到台灣時因館藏地不足,圖書受雨潮毀損不少,對圖書館今天書架上還留存這許多老書,他覺得很不容易,並且經他告知在民國六十年他退休時,圖書館所有藏書約五萬冊。這些資訊實在珍貴極了。 在與曹先生談完後,我們拿起手邊本院民國八十四年編印的國防醫學院院史,仔仔細細讀一遍,番然大悟,對於圖書館過去發展歷史輪廓漸漸明朗化,也對那些書名頁上各類註記的含義明白了。原來本館的圖書正在訴說著國防醫學院發展史…,印證這點後,心中覺得這真是令人感動的事,因為這些書中,目前最老的是民前北洋軍醫學堂時期的圖書,到民國七年後,圖書轉運到北平,民國二十二年又轉運到南京,民國二十八年又由南京轉運到貴州安順,民國三十四年後轉運回上海江灣,在民國三十八年再轉運到台灣水源地(水源地圖書館有二次遷館歷史),民國八十九年搬運到內湖,這長達近百年中至少八次以上旅行,今天它還放在圖書館中。

對於圖書館這些老書的來源,就像國防醫學院三十六年六月一日在上海成立時「來源複雜性」一樣精采。

 

 
     
 
 
 
 
 
 
     
 
   
 
       
       
   
 
   

 

Update: 2010.11.18 

回圖書館首頁  醫學人文資源